您当前的位置: 旅游 > 旅游经济

他是许家山村旅游发展的“领头雁”

发布时间:2020-05-08 14:52:42   来源:   

  春雨绵绵,如泣如诉。走进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茶院乡许民村,虽然看到的是游客三五成群、农家乐客来客往、旅游大巴往来匆忙,但在热闹的背后,仍能从村民们的表情里、话语间、行动中感受到这座“石头村”的悲伤——4月17日晚,连续奋战在防疫复工一线的许民村党支部书记叶全奖突发疾病、不幸去世,年仅57岁。

  “村里的顶梁柱塌了。”这是泣不成声的村民们,艰难讲出的最多的一句话。他们不愿相信也无法接受,那个强忍伤痛,和大家一起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共渡难关的叶书记,就这样离开了;那个无私奉献,让大伙吃上“旅游饭”、让全村增收致富的叶大哥,就这样离开了;那个“点石成金”,将许民村打造成远近闻名的“石头村”的全奖书记,就这样离开了……

  4月19日,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专门就叶全奖先进事迹作出批示:叶全奖同志的先进事迹感人至深!他是基层党组织书记的优秀代表,是乡村振兴的模范带头人,是“两山”理念的忠实践行者,是群众认可的好支书。他对党忠诚、一心为民,务实担当、勤勉敬业,是广大党员干部身边的榜样,我们都应该向他学习!

守小门 敲大门

  “为了防疫复工,他太累了。”大家都不相信叶书记真的离去。

  “明明在3个多小时前,叶书记还和我们一起在县文旅集团对接村里的新项目,之后还与我通电话,约好了第二天上午和项目经理到村里再讨论。”安茉文旅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宏回忆起他和叶全奖最后在一起时的情景红了眼眶。

  “明明前几天,叶书记还到我们农家乐里来过,跟我说,困难只是暂时的,游客会多起来,生意会越来越好。”三爿石酒家经营者谢密娟回忆起叶全奖最后跟她说过的话,不禁流下了眼泪。

  周宏分明记得,农历腊月廿五,叶全奖冒着大雨帮忙联系了8000株月季,种在了房车基地内。那时候,周宏就注意到叶全奖可能身体状况不好,因为他说话时会不时地抚摸自己的胸口。谢密娟也说:“前段时间看到他腿稍微有点瘸,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痛风造成的,小问题,不打紧的。”

  其实,很多人在叶全奖去世之前都或多或少地发现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但总是看到他精神十足,便没放在心上。作为叶全奖的搭档,许民村村主任叶秀蓬也被他的拼劲儿“欺骗”了。

  “从1月22日开始,我们就没见全奖书记好好休息过。”叶秀蓬回忆道,疫情发生后,许民村严格设置了执勤卡点。那段时间,叶全奖痛风发作,右脚肿得连鞋子都穿不上,但他不顾医生劝诫,穿着宽大的睡裤,迈着肿胀的右脚,一瘸一拐坚持每天7点前到卡点。换班之后,叶全奖才会去卫生院输液,药水从最初的1瓶加到了2瓶。再到后来,忙到没时间输液改成吃药,忙起来忘记吃药也是常有的事。

  “我们都劝他休息,好一点再来。但他说,自己是村里防控总指挥,必须到岗到位。后来,他疼得坐不住,就靠在卡点的简易躺椅上盯点。”叶秀蓬一直以为叶全奖是因为劳累而说话声音没那么洪亮、走路常喘气。

  直到4月13日,叶全奖在家人的劝说和陪同下前往上海就诊。本该住院的他当晚又赶回宁海,因为第二天村里要讨论土地流转和旅游开发的事情。他说:“旅游景区、民宿、农家乐因为疫情停业停工。现在不加紧恢复,一晃半年就过去了,可等不得!”

  “许民村辖区内的许家山是全县最早复工的两个景区之一。景区开放前,我去现场检查,他就一直拉着我商量景区业态提升和民宿补助的事情。”宁海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林仙菊回忆。

  疫情防控形势趋于稳定之后,叶全奖马不停蹄地到县里争取政策,到银行筹集资金,与开发商对接项目复工。那时候,他的脚肿得用不上力,就扎上绷带,继续为许民村的复工复产四处奔走。在他的努力下,今年3月份,许民村拿到了全县首笔宁海农村商业银行“农心贷”100万元,用于村庄发展建设。许民村的农家乐、民宿、室外景区在县里都是较早恢复开放的。

舍小家 为大家

  “为了发展旅游,他太‘亏’了。”大家都不舍得叶大哥这样离去。

  “他是一个优雅的人。”宁海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办公室主任、许民村挂职第一书记胡伟说,共事两年,叶全奖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优雅”。这种印象来自叶全奖得当的谈吐举止、刚柔并济的工作方式,更因他的善良和无私。

  2005年,曾在外闯荡多年的叶全奖被推举为民户田村村主任。第二年,民户田村和周边4个村合并成许民村,包括许家山村在内的5个自然村的村支书和村主任一致推选叶全奖为许民村党支部书记。

  许家山村是一个有着700多年历史的古村。全村建筑都以当地特有的铜板石构筑,村民住宅也都采用石木结构。村内建有石屋、石巷、石院、石墙、石板桥、石路、石凳等,特色鲜明,但是交通闭塞、缺水,村民们仅靠种番薯、土豆、青菜等自给自足。

  叶秀蓬至今还记得,叶全奖上任之初,他俩曾在村里的一条铜板石路上畅谈许家山的未来。“叶书记当时立下目标:彻底改变许家山的风貌,打造一个上海人、杭州人愿意前来游玩的‘石头村’。”

  请专家把脉、改造提升环境、修葺老房子,在叶全奖的带领下,许民村一年一个新面貌。然而,村里三分之一的人在外打工,无人建设、缺乏业态导致旅游产业化发展缓慢。

  为了让村民回乡参与旅游发展建设,2010年,叶全奖卖掉了县城的房子,在许民村建了石乡居农家乐。为了开好农家乐,叶全奖从地方志等文献中考证出了“农嫁十二碗”,这是过去许民村姑娘出嫁时,亲朋好友必吃的十二道菜。叶全奖把“农嫁十二碗”重新摆上餐桌,城里人都兴致满满地到此尝鲜,叶全奖的农家乐越办越红火。看到石乡居成功后,村里不断有人开办农家乐,而叶全奖却在这时关闭了自己生意正好的农家乐,将其改造成为村里的游客服务中心。当时他说,“我只是想起个带头作用,并不想与民争利。”

  为了让许民村旅游业态更加丰富,叶全奖积极争取引进更多项目,解决项目用地成为首要问题。为此,叶全奖带头把自家土地流转出来,甚至用自家较好的田地与别人较差的田地进行调换,有效推进了旅游项目用地流转工作。

  在叶全奖的带领下,“农嫁十二碗”成为许民村所有农家乐的招牌。现在,全村已开办农家乐7家,直接从事农家乐的村民50多人,2019年村里农家乐年收入超过160万元。许民村已成功与上海自驾游俱乐部、上海春秋国旅、德清裸心谷、深圳铁汉生态、上海乐琅湾等企业和机构合作,引入投资1.2亿元的三大核心引领项目,逐步成为集高端民宿、特色旅游、娱乐购物等于一体的休闲度假区。

  “他像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大哥,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太多。”胡伟动情地说,“不仅仅是工作方法和能力,这种舍小家为大家的品质,我和村民们永远铭记。”

抓小事 谋大事

  “为了振兴乡村,他太拼了。”大家不忍心全奖书记匆匆离去。

  “太年轻了,为许民村拼了十几年,我们的日子慢慢变好了,他自己却没有好好享享福……”在许家山石头博物馆前的石阶上,一位经营土特产摊位的村民提到叶全奖,眼泪止不住地流,“太可惜,太不忍心了。”

  原本在山区默默无闻的番薯干、番薯粉、土酒等农产品,要经过3个多小时山路到宁海县城卖,现在在家门口就一售而空;原本寂静的小山村,因为游客越来越多,相继开办了多家民宿和农家乐,外出打工的村民纷纷回来了……在叶全奖的努力和带动下,许民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们从来都叫他全奖书记。我们的每一件小事,他都放在心上。”清石缘农家乐经营者张会霞哽咽着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2000年,张会霞从老家河南嫁到许民村。贫穷和破败,是张会霞对许民村的最初印象。随着村子面貌一天天改善,旅游生意越来越红火,张会霞和爱人用自家的老房子开办起农家乐。有一次,老房子消防安全出了问题,亟需协调解决。

  张会霞说:“当时,全奖书记因为痛风,正在县里输液。在大致了解相关情况后,他便拔掉针管,匆匆赶回帮助解决。后来,他还从始至终地帮助我们完成了整改。”如今,清石缘的生意越来越好,年收入达25万元。

  第一步“富了口袋”初见成效,许民村实现了从一个破败小山村到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国家3A级旅游景区的华丽转变。叶全奖接着开始谋划如何让村民们“富了脑袋”。

  “感觉他视野很开阔。”在“宁海全国高校名师藏书村”项目规划图前,胡伟介绍,叶全奖曾跟他说,现在村子旅游发展好了,来考察学习的人里面有很多是专家、教授,他们都有大量藏书和珍贵资料,却苦于无处存放,可以把这些藏书引进来,在许民村建立“藏书阁”,以土地入股的方式与专业文化公司合作,在“石头村”之后再建一个“藏书村”,这是造福后代的大事。

  林仙菊说:“全奖书记是许家山旅游发展的‘领头雁’。作为旅游人,我们一定会接过他的接力棒,加快许家山旅游项目推进,丰富许家山旅游业态,圆全奖书记将‘石头村’变为‘世外桃源’的梦。”

  青石无言,大德无形。每一个许民村村民,都不会忘记带领他们走上绿色发展之路、吃上“旅游饭”的全奖书记;每一位到这里的游客,都应该去认识了解这位无私奉献的好支书。因为,眼前的美丽乡村,倾注了叶全奖十余年如一日的汗水与梦想。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旅游消费回暖助推脱贫攻坚
下一篇:最新,全球旅游业最高损失或达1.2万亿美元!欧盟多国坐不住了?

《旅游传媒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旅游传媒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旅游传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旅游传媒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统一邮箱:2761568799@qq.com 在线QQ:2761568799
旅游传媒网 版权所有